中國OFDI溢出效應對區域創新能力的國際貿易影響研究

來源: www.tcwpwd.live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8-09-17 論文字數:32655字
論文編號: sb2018090213441222800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一篇國際貿易論文,本文將區域創新能力過程中的創新投入、創新產出、創新績效以及創新環境等環節系統地納入 OFDI 逆向技術溢出與區域創新能力的研究框架,試圖為區域創新能力提供
本文是一篇國際貿易論文,本文通過對已有文獻進行整理歸納,針對本文研究對象的特點,構建了符合 OFDI 逆向技術溢出特征的區域創新能力指標體系,在指標選取方面力求客觀、科學、可靠,試圖從創新投入、創新產出、創新績效和創新環境等多維視角對 30 個省市的創新能力進行一個客觀的評價,通過構建 OFDI 逆向技術溢出效應對區域創新能力影響的計量模型,試圖深刻分析 OFDI 逆向技術溢出效應對區域創新能力的異質性影響。

第一章 導論

第一節 研究背景及研究意義
一、研究背景
自 2008 年全球范圍的金融危機爆發以來,隨著“走出去”戰略決策的實施與推進,對外直接投資(OFDI)呈現出逆勢增長的趨勢。聯合國貿發會議(UNTCAD)發布的《2016 世界投資報告》顯示,2015 年世界 OFDI 流出流量為 1.47 萬億美元,年末存量達 25.04 萬億美元,創下 2008 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的最高水平。與此同時,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規模也在不斷的擴大,截至 2015 年,中國 OFDI投資凈額達 1456.7 億美元,同比增長 18.3%,首次位列全球國家(地區)排名的第 2 位①。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企業一直以來處于以市場換技術的被動地位,而通過積極地開展對外直接投資活動,走出去的企業能夠更為主動地選擇溢出效應最為顯著的東道國進行直接投資,因此可以預期對外直接投資的逆向技術溢出效應會比其他渠道的溢出效應更為顯著。
知識經濟時代,知識(技術)已然成為創造價值最活躍的資源之一。知識通過在高校、企業以及研究機構之間流動實現擴散與轉移,能夠有效地“盤活”區域內的社會資源,從而形成基于地方資源的區域創新能力,這樣的區域創新能力擁有異質性且不可復制,對技術創新有著重要的影響。在國際技術溢出的渠道中,技術獲取型的對外直接投資(OFDI)被認為是國際技術溢出的主要傳導途徑,越來越多的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積極參與到對外直接投資的浪潮中以期獲得更多的技術溢出。事實上,政府積極倡導“走出去”戰略的實施,目的在于促進國內技術進步和帶動國內創新能力的提升。而當今社會,全球化背景下國家層面對于社會經濟發展和創新活動影響的重要性正逐漸衰減,地區層面的創新對于區域內經濟發展的促進作用在逐漸突顯,地區之間由于資源稟賦、經濟發展水平以及知識技術基礎等因素的不同,對于技術的吸收能力、研發能力以及組織能力也有所差異,區域創新能力正日益成為地區獲得國際競爭優勢的決定性因素。
.....................

第二節 文獻綜述
一、關于對外直接投資逆向技術溢出效應的研究
國內外學者目前對逆向技術溢出研究的角度有所不同,研究方法也因人而異。隨著數據的更新以及相關理論的日趨完善,學者們對于 OFDI 逆向技術溢出的研究得以不斷地深入,OFDI 逆向技術溢出研究中的測度方法也不斷改進。國內外的研究者們研究視角各有不同,因而選擇的表征變量也各有側重。
(一)表征變量的選取
通過梳理現有文獻可以發現,對 OFDI 逆向技術溢出績效的研究主要選擇全要素生產率來衡量效率,專利發明數量來衡量創新能力,R&D 存量衡量創新資源投入等。劉宏和張蕾(2012),范丹和劉宏(2015)等認為全要素生產率代表一個國家的技術進步水平,國外先進的逆向技術溢出有利于提高產品的技術含量以及國內的生產率。張海波和俞佳根(2012)選擇全要素生產率作為研究的指標對東亞新興經濟體的 OFDI 逆向技術溢出效應進行分析時發現,中國的 OFDI 逆向技術溢出效應不顯著。同時也不乏從資本存量和創新能力角度考察逆向溢出的文獻,茹運青和孫本芝(2012),沙文兵(2012,2014)選取 R&D 經費的投入量作為資本投入表征變量以及選取專利授權數量作為衡量母國的創新水平的分析指標,研究表明在母國的知識產權保護體制越健全,東道國獲取的 OFDI 逆向溢出效應越有利。Chen 等(2015)采用閾值測試的方法選擇 R&D 水平代理變量分析發現,R&D 資本存量與 FDI 和 OFDI 相比,對創新能力影響更為顯著,R&D投入的規模與密度具有雙重門檻,人力資本存量存在三重門檻。
(二)國外研發資本存量的測度方法
早先由 Helpman(1995)提出全要素生產率(TFP)的變化主要取決于母國自身的 R&D 以及東道國的 R&D 活動,研究結果表明國外資本研發對國內的生產力有促進作用,無論是在國內的產量還是國際技術溢出方面,研發資本的回報率非常高,并由此提出了 C-H 國際 R&D 溢出模型,劉宏和秦蕾(2013)曾利用此模型研究了中國 OFDI 逆向技術溢出對國內技術進步的影響。王恕立和向姣姣(2014)則基于 CH 擴展模型從投資動機的視角考察 OFDI 的逆向技術溢出效應。
...........................

第二章 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現狀分析

第一節 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發展歷程
近年來,世界各國對外直接投資態勢強勁,2015年世界對外直接投資凈額達1.47萬億美元,創歷史新高。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中國積極推動“一帶一路”的建設,與周邊國家和地區發展睦鄰友好的合作關系。2015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凈額達1456.7億美元,占世界對外直接投資的9.9%,同時首次上升至世界對外直接投資流量排名第二的位置。近年來,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的變化情況如圖2.1。根據圖2.1,本文將近年來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大致分為四個階段。
一、萌芽階段(1978-1991)
1978年,中共中央十一屆三中會首次將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作為國家建設的重點,自此開啟了中國改革開放的新時期,同時為中國企業的對外直接投資拉開了序幕。1982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僅為0.44億美元,除了1991年以外,其他年份的對外直接投資存量均不滿9億美元,這一階段的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發展相對較低,并整體呈現出平緩的發展趨勢。這一時期的中國處于對外開放的探索階段,各種市場體制和管理制度不夠健全,能夠自發“走出去”的企業很少,此階段的中國對外直接投資以政府主導為主,目的是為了加強對外聯系與合作。因此,萌芽階段的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較小,且發展緩慢。
二、震蕩階段(1991-2001)
1992 年,鄧小平南方談話成為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發展的轉折點。中共十四大明確了要加快對外開放的步伐,同時要著手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這為中國企業走向世界創造了良好的政策環境。從表中我們不難發現,這一階段的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已有了初步發展,整體的對外直接投資規模相較于前一階段有一定提升,其發展速度較前一期發展速度相比較快,同時呈現出“劇烈波動”的特征。此階段的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由 1991 年的 9.13 億美元猛升至 1992 年的40 億美元,年增長率達 338%,隨后 2000 年又降至 9.16 美元,降落至 1991 年的水平,而在 2001 年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又驟升至 68.85 億美元,相對 2000 年上升了 652%,由此可見這一階段的對外直接投資震蕩明顯。
.....................

第二節 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分布情況
一、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地區分布狀況
2015年世界工業經濟發展緩慢,國際貿易持續低谷期,世界經濟整體復蘇疲軟乏力,而全球的對外直接投資逆勢上揚,創下2008年金融危機以外的最高水平。與此同時,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也有了較大的發展。截止2015年底,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國家和地區遍布世界各地,數量達188之多,相對于2014年新增了冰島、英屬安圭拉以及圣盧西亞,占世界國家和地區的80.7%。2015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范圍之廣,規模之大,上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2015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的各大洲分布情況見圖2.2。

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份額主要分布在亞洲地區,其次在拉丁美洲,再者是歐洲和美洲,中國對于非洲以及大洋洲的投資則相對靠后。其中,中國在亞洲的投資存量達 7689 億美元,分布在以中國香港、中國澳門、新加坡、韓國、日本等為主的東南亞國家和地區。其中,中國對中國香港的直接投資存量居于首位,其投資存量達6568.55億美元,占2015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總額的59.8%。2015年中國對拉丁美洲的投資存量達 1263.2 億美元,主要分布在阿根廷、開曼群島、巴西、墨西哥以及哥倫比亞等國家和地區,其中對避稅天堂開曼群島的投資為624.04 億美元,占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的 5.7%。除歐洲和美洲以外,2015 年中國主要在發展中經濟體的國家和地區開展對外直接投資活動,這與中國在全球分工價值鏈中所處的地位有密切的關系。
.........................
第三章 區域創新能力的測算與分析................. 16
第一節 區域創新能力指標體系構建.............................16
第二節 測算方法及測算結果......................17
第四章 OFDI 逆向技術溢出對區域創新影響的機理分析................. 24
第一節 區域創新能力的機理分析.........................24
第二節 OFDI 逆向技術溢出對區域創新的影響機理分析...................26
第五章 OFDI 逆向技術溢出對區域創新能力影響的實證分析......... 29
第一節 模型設定與變量選取.......................29
第二節 數據來源............................32

第五章 OFDI 逆向技術溢出對區域創新能力影響的實證分析

第一節 模型設定與變量選取
本文選取的樣本時間為 2008-2015 年。由于西藏自治區的個別數據存在嚴重缺失,因此將其從樣本中剔除,最終選取 30 個省份(自治區或直轄市)的數據構建省級層面的平衡面板數據,各省份的外商直接投資流量、進出口總額、GDP總額數據來自歷年《中國統計年鑒》。區域創新能力指標體系和區域知識管理水平指標體系所采用的指標基本來自歷年《工業企業科技活動統計年鑒》和《中國科技統計年鑒》,產業地理集中度和產權結構數據來自歷年《中國工業經濟統計年鑒》。要素市場發育程度、市場中介組織發育和法律制度環境得分數據來源于《中國分省份市場化指數報告》。國內論文數、國外主要檢索工具收錄我國科技論文以及作者異國合作論文數來自歷年《中國科技論文統計與分析》。中國對樣本國 OFDI 的跨國面板數據來源于歷年《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各國的研發支出占 GDP 比重數據來源于《OECD Factbook 2015》,各國的 GDP 原始數據以及 GDP平減指數來自世界銀行數據庫(WDI)。本文模型的估計和檢驗采用 STATA14.0完成。
........................

第六章 結論與政策含義

第一節 研究結論
一、吸收能力對推動創新能力提升至關重要
研究結果表明,對外直接投資的逆向技術溢出效應對區域創新能力的影響為負,這種負面效應主要表現在創新投入、創新產出以及創新績效方面。而對外直接投資對于創新環境的影響為正且較為顯著。目前我國積極開展的對外直接投資行為,絕大多數處于全球價值鏈的低端環節,加工組裝的生產模式容易鎖定“OEM”,因此會造成對外直接投資抑制創新能力提高的假象。而實際上,對外直接投資逆向技術效應確切存在,但只有在達到吸收門檻之后才會對區域創新能力有推動作用。其中,對外直接投資的逆向技術溢出效應對創新投入、創新產出以及創新績效的影響為正,而對創新環境的影響為負。東部地區由于基礎設施,地理位置,交通條件等諸多原因,其區域創新能力受對外直接投資逆向技術溢出效應的影響最為顯著,而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受對外直接投資的逆向技術溢出的影響則不明顯。同時,對外貿易依存度與對外直接投資的逆向技術溢出效應存在著交互作用。對外依存度,即市場化進程越快的區域,其對外直接投資的金額較高,從而產生的逆向技術溢出效應也就越多。東部地區由于對外開放時間較早,對外貿易依賴度較高,最先跨越了吸收能力的門檻,因此對外貿易依存度與對外直接投資的逆向技術溢出效應交互作用最為明顯,而中西部這種交互效應則相對較弱。
二、知識管理有利于創新能力的提升
知識管理是對知識技術進行獲取、吸收、傳播和擴散的一種管理行為。知識管理和技術創新能力之間存在著相互促進又相互制約的關系。研究結果表明,知識管理水平與區域創新能力之間的相互促進關系主要表現在創新投入以及創新績效上,而知識管理水平與區域的能力之間的相互制約的關系則主要表現在創新環境和創新產出上。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tcwpwd.livehttp://www.tcwpwd.live/gjmylw/22800.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國際貿易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國際貿易論文頻道(http://www.tcwpwd.livehttp://www.tcwpwd.live/gjmylw/)查找


上一篇:要素跨界跨國流動與效率增進國際貿易研究:基于中國制造業企業的實證分析
下一篇:高技術產業FDI技術溢出的門檻效應國際貿易研究——基于14個子行業的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的分析
二年级看图写话下课了